中国司法观察员

中司观察

英语阿拉伯语简体中文荷兰人法语德语印地语意大利语日本语韩语葡萄牙语俄语西班牙语瑞典语希伯来语印尼语越南语泰国人土耳其语马来语

应对中国诉讼爆炸:2021年民事诉讼法修正案

20年2022月XNUMX日,星期日
分类: 行业洞察
责任编辑: 黄帅黄帅

头像

关键外包:

  • 为应对诉讼爆炸的挑战,中国于 2019 年启动了为期两年的试点,在此基础上,已经测试验证的解决方案现已在《刑事诉讼法》修正案中得到体现。
  • 为应对诉讼爆炸式增长节约司法资源的需求,中国新修订的《民事诉讼法》旨在通过推广在线诉讼、支持调解等方式减少案件量,简化诉讼程序。
  • 通过对调解(和解)协议司法确认的修改,中方全力支持调解工作。 尽管如此,这是否适用于跨境和解协议仍有待观察。 

2021 年 1991 月,中国修订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CPL)。 这是自 XNUMX 年 CPL 颁布以来的第四次修订。

新修订的《民事诉讼法》旨在通过推进网上诉讼、扩大独任审判适用范围、支持调解、减少二审案件数量等方式,减少案件量,简化诉讼程序。

这些措施也将提高跨境民事案件的司法效率。 

一、为什么要修改CPL?

此次修订是出于节省司法资源以应对诉讼爆炸式增长的需要。

我们刚刚在之前的帖子中讨论了中国法院的诉讼爆炸“细看2021年中国诉讼大爆发”。 在此之前,我们还提到了 诉讼爆炸 在中国几次。 

过去十年,中国法院一直受到诉讼爆炸的困扰。 针对这一问题,全国人大授权最高人民法院于305年在全国2019个地方法院开展为期两年的试点。

试点的关键词是“简化”和“分流”。

(一)简化:通过简化每个案件的程序,减少每个案件使用的司法资源。

(2)分流:通过仲裁或调解而不是诉讼解决更多案件来减少法院的案件量。

到 2021 年,为期两年的试点项目结束。 在试点计划中经过测试和验证的解决方案在 CPL 的修正案中得到了展示。

需要注意的是,在最高人民法院何帆法官看来,此次修改民事诉讼法反映了中国立法的一条路径。

第一步:最高人民法院、国务院等有关部门制定试点方案。

第二步:全国人大立法机关授权有关部门在特定地区开展试点;

第三步:相关地方部门开展试点;

第四步:立法机关根据试点结果修改或制定法律。

二、 CPL是如何修改的?

1.网上诉讼正式成为民事诉讼的一部分,节省诉讼费用

根据修改后的民事诉讼法,经当事人同意,民事诉讼可以在网上进行。 线上诉讼与线下诉讼具有同等法律效力。 流程服务也可以通过电子方式在线完成。 

我们认为,未来网络诉讼可能会成为中国法院的主要甚至默认诉讼方式,而线下诉讼则作为补充,以满足特定场景或个性化需求。

2.扩大独任法官审判的适用范围,充分利用法官的工作量

任何程序的案件,包括简易程序、普通程序和二审案件,都可以由独任法官审理。

以前,在中国,只有简易程序的案件可以由独任法官审理,而普通程序的案件和所有二审案件都必须由三到七名法官组成的合议庭审理。

在最高人民法院看来,与多位法官合议庭相比,独任法官审判可以提高法官的工作效率。

今后,除复杂或有影响的案件外,大部分案件将由独任法官审理。

3.确定小额索赔不可上诉,以减少二审法院的案件量

小额索赔案件应当一审终审。 因此,当事人不得提出上诉。 小额索赔案件是争议金额低于当地雇员平均年薪50%的案件。

在此之前,中国的民事案件都是二审终审判决,当事人可以上诉一次。

这是中国试行等级制度的一次重大变革。

4、全面支持调解,减轻诉讼负担

当事人达成调解协议后,可以向法院申请司法确认,使调解协议具有法律效力。

当事人住所地、标的物所在地、调解组织所在地或者邀请调解组织进行调解的法院应当受理。

此前,当事人只能向调解组织所在地法院申请确认调解协议。

该修正案使当事人更容易找到有管辖权的法院。 当事人越方便调解,进入诉讼的案件就越少。

三, 我们的评论

此次修订可能会提高中国法院审理跨境民事诉讼的效率。

1. 网上诉讼为境外当事人提供便利

中国法院网络诉讼的普及有助于境外当事人通过互联网参与中国诉讼。

此前,很多海外人士可能不愿来华旅游,或因疫情等原因无法来华。 在线诉讼为他们提供了一个值得考虑的替代方案。

2. 和解协议确认是否适用于跨境调解

如果双方在中国境外达成和解协议,比如在 JAMS 的帮助下,该调解协议能否得到法院的司法确认?

此前,答案是否定的。 这是因为只有调解机构所在的法院才能受理该申请,而JAMS等境外调解机构不在中国境内。

现在,当事人住所地法院和标的物所在地法院也可以受理该申请。 

这是否意味着中国法院对海外和解协议持开放态度?  

好吧,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 关键在于JAMS等境外调解组织能否归类为《民事诉讼法》下的“依法设立的调解组织”。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跨境和解协议可以通过司法确认,从而保证了其可执行性。 换言之,虽然中国尚未批准《新加坡调解公约》,但跨境和解协议经司法确认后,可作为法院判决执行。

3. 跨境诉讼能更快吗?

在审理跨境案件时,中国法院不受《民事诉讼法》的时限限制,这可能是由于大多数中国地方法院在审理此类案件方面经验不足,需要更多时间。 这也使得当事人无法预测跨境诉讼的持续时间。

但是,如果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重视效率,这种趋势是否会导致地方法院更快地审理跨境案件? 让我们拭目以待。

 

 

照片由 艾琳·弗 on Unsplash

参与专家: 国栋杜杜国栋 , 梦雨余萌

另存为PDF

中国法律门户网站上的相关法律

你可能还喜欢

时效即将到期:澳大利亚法院第五次承认中国判决

2022年,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最高法院在12年时效期满前裁定执行上海地方法院的判决。 这标志着澳大利亚法院第五次承认并执行中国的货币判决(Tianjin Yingtong Materials Co. Ltd. v Young [2022] NSWSC 943)。

中国法官如何认可外国破产判决

2021年,厦门海事法院根据互惠原则裁定承认新加坡高等法院指定破产管理人的命令。 初审法官分享了他对申请承认外国破产判决的互惠审查的看法。

中国海关如何执行出口管制法

中国的《出口管制法》(ECL)于1年2020月XNUMX日起实施。实施至今已近两年,是时候让我们了解一下中国是如何执行《出口管制法》的。